中法建交谈判中关于台湾问题的“三项默契”(7)

时间:2017-12-11 12:28 来源:网络整理

  根据111日晚双方会谈的结果,中方于112日早晨将直接建交方案以《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的形式交给富尔,并先由谢黎、吴晓达(外交学会副秘书长)征求富尔意见。这是中方第一次将《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以文本形式提交给富尔。当时参与富尔访华谈判过程的张锡昌(外交部西欧司法国科负责人,谈判时多做记录)回忆,自己在陪同富尔到上海后不多时,就被叫到总理办公室。总理口述了三项默契的内容,他记录并翻译成法文后交给了富尔。这一回忆在时间和内容上都是不准确的。在时间上,中方在112日晨才将文本交给富尔,而不是富尔抵达后不久;在内容上,张锡昌回忆的三项默契内容并不是111日同富尔谈的《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草案)》,而是在112日上午周恩来再次同富尔会谈后形成的文本定稿。参见张锡昌《亲历中法建交》,《春华秋实四十年——中法建交回忆录》,第2122页。上午11时,周恩来同富尔在上海和平饭店继续就谈话要点中的细节进行商谈。除了部分文字的修订外,有实质性争议的主要体现在三项默契的第1条、第3条内容上。其一,第(三)款第1条原文为:“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不再承认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富尔要把后半句删掉。他解释说,前半句提法已经够清楚了,“唯一合法政府”当然不会再有另一个,根据后半句的提法,法国需要通知对方,又不是无条件了,因此要避免这个提法。“有了这一条,就不必再有其他,既然是一夫一妻制,我说她是我的夫人,当然不会有第二个夫人。”但周恩来要求,取消这半句,又要能把这个意思包括进去,询问富尔“有什么办法没有”?富尔提议可以用“由此而产生的国际法方面的后果”,中方觉得并不清楚,希望采用“包含着自动地不再承认……”,富尔则“不愿意这样明确”,中方又提议用“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就自动地失去了它的代表性”。最后,根据富尔的提议,最终文本采取了“这就自动地包含着这个资格不再属于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其二,第(三)款第3条原文是:“中法建立外交关系后,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撤回它驻在法国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法国也相应地撤回它驻在台湾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富尔希望变成“中法建立外交关系后,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撤回它驻在法国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的情况下,法国也相应地撤回它驻在台湾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富尔的改动虽然只增加了4个字,但却改变了原条款的性质。原条款要求在中法建交后,法台不能再保持“外交代表”及其机构,但改动后,却变成了条件句,即只有在台湾撤回它驻在法国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的情况下,法国才撤出它驻在台湾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言下之意,如果台湾不主动断绝与法“外交”关系,不主动撤回在法“外交代表”,法国则将保持它在台湾的“外交代表”。对于富尔的这一意图中方非常清楚。周恩来明确指出,这就要“改变形式和性质”,需要“相互间先有谅解”,最终中方同意富尔的这一修改。[15]这个“相互间先有谅解”究竟指什么,当时周恩来没有进一步说明,但联系到中法双方的历次会谈,尤其是111日的会谈,不难推测,即便法台各自保留原“外交人员”,他们也将不能作为“外交代表”。在111日的会谈中,富尔曾表示,中法建交后,如果台湾撤回它驻在法国的“外交代表”,法国也采取相应的措施。如果台湾全撤,法国也全撤;如果台湾留一个人,法国也留一个人。总理强调,“但不能是‘外交’代表”,富尔表示同意。《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接见法国前总理富尔谈两国直接建交方案、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19631112日)》,外交部档案:110-01982-10。





上一篇:台湾问题知识网上答题指南:台湾问题四百问
下一篇:台湾问题的由来和实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