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党章教育党员为整党做好思想准备

时间:2017-12-25 13:52 来源:网络整理

  同志们,我们这次全国党员教育工作会议,是贯彻党的十二大精神,按照新党章要求研究部署党员教育工作,为整党做好准备的一次重要会议。现在,我来讲几点意见。

  一、新党章是我们党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

  十二大党章公布以后,在党内外,国内外,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应。许多同志认为,新党章“是党的历史经验和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整顿党建设党的武器”,新党章把三中全会以来的正确路线,以章程的形式肯定下来,我们的党,我们的事业大有希望。一些国外报刊和通讯社也认为,新党章“调子冷静和实际”,“体现了刷新党风的决心”,确定了一条“中国式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评价一部共产党党章是好的还是不那么好,根据是什么呢?只有一个,那就是看它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本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问题上解决得好不好。现在,我就用这样一个标准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说十二大党章是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

  首先,新党章适应了执政党的需要。我们党成为执政党,已经三十几年了。八大党章涉及了这个问题。但因那时建国不久,解决这个问题的条件还不够成熟。十二大党章充分考虑到执政党的地位,有针对性地作出了一系列使执政党的各级组织和党员有章可循的具体规定。党章第一次写进了“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的规定。我们党是执政党,领导着全国政权。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利益和意志的集中的体现。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通过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也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利益和意志的集中体现,并且成为国家意志。因此,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下,人民的意志、国家的意志和党的意志是统一的。作为共产党员,不论担任何种职务,执行宪法,遵守法律,就是执行党的意志。任何把宪法、法律同党的任务对立起来,法纪观念薄弱,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倾向,都会削弱执政党的地位,都是不允许的。大家还记得,前几年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群众问我们:“是宪法大,还是县委大?”这是一个朴素的提问,也是一个尖锐的批评。现在,新党章已经对这个问题作出了毫不含混的回答。执政党的地位,不仅对党的活动范围,而且也对党员、党的干部提出了新的要求。十二大党章对党员的权利与义务,党的干部的基本条件,以及党的各级组织的任务,都作出了适应执政党地位的规定。新党章要求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除了制度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无论是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或是由领导机关任命的,他们的职务都不是终身的,都可以变动或解除”。这些规定在新党章中出现,标志着我们党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执政党。

  第二,新党章适应了拨乱反正的需要。新党章的许多条文,可以说是纠正十年内乱的错误、巩固拨乱反正的成果。新党章对党的思想路线,作出了完整的、科学的概括,即:“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这是对过去长时间党在思想路线上正反两个方面经验的总结,也是今后在各方面继续拨乱反正的思想武器。新党章规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这表明我们的党,已吸取了过去搞个人崇拜的严重教训,决心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确立领袖和党、领袖和群众的正确关系。新党章还规定,“任何党员不论职务高低,都不能个人决定重大问题”。这是我们党一贯的原则,也是针对党在一个时期出现过的个人独断专行,“一言堂”,使党遭受严重损害的情况而提出来的。

  第三,新党章适应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根据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党在现阶段的总任务,以及党的工作重点,新党章突出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我们的党章中,把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任务摆上这样的重要位置,还是第一次。新党章还规定,“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 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这就使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如何坚持党的领导这样一个重大问题,在原则上得到了解决,避免党政不分、党企不分、工作效率低下的情况,继续影响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进行。新党章规定党的干部队伍要实行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党的干部要“接受党的培训,接受党的考察和考核”,规定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具备六个基本条件。党的干部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骨干,建设一支素质很高的干部队伍,正是我们党为适应新时期需要所作出的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规定。

  第四,新党章适应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需要。提高群众的共产主义觉悟,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也是党所担负的历史任务。新党章在总纲中指出:党“领导人民在建设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要“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为此,新党章在党员、党的干部以及党组织的任务的规定上,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要求。

  第五,新党章适应了实现党风根本好转的需要。新党章提出的思想上政治上的高度一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持民主集中制三项基本要求,集中体现了我们党争取党风根本好转的坚定意志。为了实现党的建设上的三项基本要求,新党章在党员、党的干部、党的组织制度、党的基层组织、党的纪律等各章中,作了一系列规定。

  以上讲到的五个“适应”说明,新党章所以是一部最好的党章,其原因就在于它充分地体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的高度结合,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学说同党的建设的实践的高度结合。党章的十章、五十条即全部内容,都同我们的奋斗目标,同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同摆在我们面前应兴应革的课题息息相关。恩格斯曾经讲过,一个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的价值,在于科学性。前面我们讲的新党章所具有的五个“适应”,正是我们这部党章所具有的科学性的显著标志。(⑴⑷)

  恩格斯是《共产党宣言》的著述人之一,一生参与过多次党章、党纲的修改、审定工作。在这方面,他曾经有过一些非常精辟的论述。他讲过这样一个观点:党的历史,是对党章最好的说明。前面,我们从科学性上去评价了我们的十二大党章,现在我们按照恩格斯的这一观点,再从党的历史,从历届党章的沿革上,看一看十二大党章是不是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我们建党已经六十一年了,共制定过十二部党纲、党章〔注〕。从建党到一九四五年七大召开前,二十四年间有六部党纲、党章,都是在共产国际直接帮助指导下制定的。这是当时国际国内的政治条件造成的。七大的党章,是共产国际解散后,由我们党独立自主制定的第一部党章。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典范,是使党兴旺发达,指导革命蓬勃发展,直到夺取全国胜利的一部党章。八大的党章,是我们夺取政权后的第一部党章。它继承了七大党章的优点,对党如何适应执政党的地位,提出了新的要求。特别可贵的是,八大修改党章报告对反对个人崇拜问题作了充分的阐述。八大党章是一部好党章,可惜有一些规定没有得到执行。九大、十大党章,反映了我们党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十一大党章是粉碎“四人帮”之后不久制定的,由于党对全面清理“左”倾错误的思想准备还很不够,这部党章虽然起过一定积极作用,但它还没有摆脱“左”的思想指导。十二大党章,正是吸取了历届党章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在七大、八大党章的基础上发展提高,用了近三年时间,集中全党智慧制定的。从历史的比较来看,十二大党章作为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是当之无愧的。

  最近有一个材料反映,有的人认为:把十二大党章看成是“我党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会否定历史,而且今后十三大、十四大的党章又如何评价呢?这种看法是不对的。十二大党章是建党以来最好的一部党章,是继往开来嘛!“继往”就不是否定过去,不是否定党的历史,而正是对党的历史作出的科学的肯定。“开来”,就不是说这部党章已经尽善尽美,经过实践检验,如果这部党章哪些地方规定得不适当或者要补充,十三大或者十四大应该而且可能加以修改、充实和发展,使之成为更好的党章。这些同志怕否定党的历史,正说明他们不熟悉党的历史,怕影响评价未来,正说明他们并不真切地了解我们无限光明的未来。

  二、一部好的党章,是为了实行的,一定要按照新党章办事

  “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三页)马克思的这一名言告诉我们,不能只注意制定纲领而不去实践。用这句话来说明执行新党章的重要性,是非常确切的。我们党从建党到现在,制定的党章正好是一打。我们革命所取得的胜利,都是同我们党制定了正确的党章,并且认真执行分不开的。

  新党章公布以后,得到了党内外、国内外的一致好评。但也有一些人表示担心,怕党章中有些规定实现不了。人们的担心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八大党章中不少正确的规定就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大会后不久就出现了反右倾,随后又出现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内乱。那么,这是不是说,可以听任人们的这些担心继续存在下去呢?不是的。我们要做工作,树立起十二大党章一定能实现的信心。要告诉人们,八大党章的执行遭到破坏,是一定历史条件造成的。这些历史条件,一是教条主义和个人崇拜严重地束缚着党的思想;二是“左”的倾向在党内严重存在着;三是党内政治生活特别是高级领导层的政治生活不正常,民主集中制遭到破坏;四是党的工作重点转移虽然提上议程,但由于阶级斗争问题的理论和实践上的“左”的错误而没有能够付诸实行。现在,这些问题都已得到清理和解决。第一,我们在思想上冲破了长期存在的教条主义和个人崇拜的严重束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第二,“文化大革命”和它以前的“左”的错误,已经得到了全面的清理。第三,党内民主生活正在向正常方向发展,在这一点上,党中央率先做出了榜样。第四,“阶级斗争为纲”,以及“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理论,已经得到了系统清理,党的工作重点已经胜利地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新党章和十二大的其它重要文件,都是党在深刻总结历史经验,充分分析现实情况,估计种种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之后制定的。我们对新党章的实行充满信心,是具有科学根据的。我想,把以上的这些道理讲清楚,一些同志对新党章的实行是会从担心变成为有信心的。

  至于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不仅对新党章实行没有信心,对我们的整个事业、对共产主义都没有信心。他们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对于这些人,往往不是光靠讲道理能够说服的。要允许人家看一看,看一年,看几年,然后在事实面前自己纠正自己认识上的错误。但这只限于党外。对于党员,是不允许散布损害新党章严肃性的错误论点的,更不允许任何人以“缺乏信心”为理由不执行党章。这是党的纪律。

  新党章的执行,从党章通过之日,也就是一九八二年九月六日开始。这对于每一个党组织、每一个党员,都是一样。不能等有了信心再开始,也不能等整党的时候开始。现在宣传党章、执行党章,是为明年整党打基础。教育在先,检查在后。到那个时候再去评论一个党员是合格的还是不合格的,去批评他的缺点和不足,他就会心悦诚服。在延安的时候,我们是整风在先,代表大会在后,经过整风,统一了全党思想,制定了正确的路线,七大开成了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这一次,我们是十二大在先,整党在后。我们这样一个大党,要整顿好,开了代表大会之后,必须经过一段时间党章的宣传教育,再开展全面整党。我们在这方面的准备工作一定要十分认真,一定要抓得很紧很紧。认为可以留待明年整党的时候去做而放松现在的教育工作,这是不对的,当然在整党时和整党之后,也还要继续学习和宣传新党章。这一点,务必向各级党委,各级党的宣传部门、组织部门、纪律检查部门的同志讲清楚。

  三、实行新党章,首先要抓教育

  要实行新党章,就要认真抓好党员教育。在关于加强党员教育的文件中,规定了通过党章教育达到的要求,是很全面的,现在的问题是要很好落实。我们党有三千九百多万党员,分布在二百多万个基层支部中。把组织党员学习新党章、执行新党章的工作抓紧、抓细、抓扎实,是一件非常艰苦的工作。大家知道,我们的思想教育、党员教育工作,还是一个薄弱环节。或者说,我们在这方面的欠帐很多。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就要花大气力去把这件打基础的工作做好。否则,新党章生效了几个月,半年,一年,一些党员还不知道新党章作了些什么规定,违反党章的事还屡有发生,甚至司空见惯,那实际上就会使一些人增加对实行新党章的怀疑。

  中组部、中宣部今年六七月间对十九个省市区党员教育状况的联合调查报告,提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建国初期,党员与全国人口的比例是一比一百,现在是一比二十五,党员的比例大了三倍,为什么作用反而不如那时呢?这个问题,耀邦同志在十二大报告中已经作了回答,就是因为十年内乱的流毒至今还没有完全肃清,在新情况下各种剥削阶级思想的腐蚀作用又有所增长,党内思想不纯、作风不纯、组织不纯的问题仍然存在着。关于加强党员教育的文件指出的三个不纯的具体表现告诉我们,要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首先应当在党的建设、党员教育上开创一个新局面。

  这里,我向大家推荐一个党员教育搞得好的经验,就是湖南长岭炼油厂开展“做合格党员”教育活动的经验。这个工厂的党委,通过认真调查,摸清了党员队伍中存在的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大家分析来分析去,议出了一个突破性的主意,改变过去那种只注意“抓两头”而忽视对处于中间状态那部分人进行教育的做法,着眼于多数处于中间状态的那一部分党员的教育。他们组织党员学习党的建设的文件,系统地给党员讲解党的基本知识,然后每个党员进行对照,看哪些做到了,哪些还没有做到,并且定出努力方向。在学习对照过程中,党委和支部的干部同党员谈心,有意识地帮助那些工作不前不后、作风时好时差、思想时冷时热的党员跟上去,然后进行“做合格党员”的评比活动。经过这次教育活动,全厂处于中间状态的1,100名党员,有1,000名思想觉悟有明显提高,其中有300名进入了先进党员的行列。中间状态党员的变化,对原来的后进党员震动很大,过去那种“先进孤立”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争当先进”的风气大为发扬。这个厂还把“做合格党员”活动,扩展为包括做“合格干部”、“合格团员”、“合格工人”的“四合格”的教育活动。由于党风的转变,带动了厂风的转变,那种“向钱看”的错误思想,在这里已经逐渐失去了市场。

  党员教育要收到效果,就要有针对性,要讲究方法。我们思想政治工作的方法上“左”的残余还不少。耀邦同志在一次讲话中指出,许多地方搞揭批查,用的还是“文化大革命”的老套套。现在,我们有些人想问题的方法,考察人的方法,做思想工作的方法,还有没有老思想老框框呢?我看还有。例如,无限上纲、乱批一气等“左”的做法,有些地方还存在着。当然,一团和气、相安无事的自由主义态度也必须反对。思想政治工作的战斗力在于它的针对性,但针对性是为了有效地激发党员的积极性,而不应当伤害党员的积极性。有的地方在党员教育中,出现了“文革党员”的提法,使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中入党的同志抬不起头来,伤害了感情。“文化大革命”中入党的党员占党员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他们中确有一些是突击入党的,但不能笼统地说他们都不合格,更不能笼统地说他们都是造反派。他们中确有很多好的党员。当然也有的犯了错误,甚至犯了严重错误。但是,这些错误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犯的,只要不是“三种人”,就不应该过多追究个人责任。对这些同志,无论是在这次学习新党章的教育活动中,还是在明年的整党中,既要毫不含糊地教育帮助,又要使这些同志感到党组织的温暖,把心同党组织贴得紧紧的。在学习新党章的教育活动中,对于“文化大革命”前入党的党员,要告诉他们:越是受党的教育时间长,越应当带头执行新党章。要使他们懂得:“合格党员”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过去的合格党员,现在不努力学习和执行新党章,也会变成新条件下的不合格党员。

  四、执行新党章的关键在干部

  执行新党章的关键在干部,就是说,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必须重视党员教育,善于进行党员教育,并且能够以身作则带头执行新党章。

  忽视思想政治工作的倾向,表现在党的建设上,就是忽视党员教育。有一个材料反映,有的干部看到十二大文件中强调思想政治工作,强调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强调党员教育,便提出这样的疑问,“是政策的威力大,还是教育的威力大?”意思是说,我们有了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政策,有了政治、文化、教育、干部各方面的政策,靠政策去发挥威力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强调思想政治工作、党员教育工作了。这种看法当然是不正确的。正确的政策,威力确实很大。但这些政策所以得以执行,要靠思想政治工作去宣传解释。这是第一。第二,思想政治工作还担负着比宣传现行政策更重大的任务,就是培养人们的共产主义思想。毛泽东同志说过,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这里说的政治工作,也就是思想政治工作,它的威力同样是很大的。认为政策威力大就不必做思想政治工作,或者认为思想政治工作威力大就可以不讲政策,都是片面的。过去,这两种片面性的苦头我们都吃过,现在要切忌再搞这种片面性。还有一种论调,说思想政治工作软弱无力,再强调也引不起重视,这实际上是对思想政治工作的误解。周恩来同志对鄙薄思想政治工作的现象曾经作过尖锐的批评,他说:“政治工作之变为空谈,这决不是政治工作的本身错误,而是由于政治工作人员没有实行真正的革命的政治工作。”(《周恩来选集》上卷第93页)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干部不仅要重视思想政治工作,重视党员教育工作,还要学会善于去做这项工作,把这项工作做得卓有成效。不是说“要拨动人们的心弦”吗?思想政治工作、党员教育工作,能做到“拨动人们的心弦”的程度,就算卓有成效了。

  十二大报告提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靠四支队伍,即思想政治工作队伍,文化工作队伍,科学工作队伍,教育工作队伍。进行党员教育工作,主要靠思想政治工作队伍。这支队伍,粗略地计算,也有三几百万人。人数并不算少,问题是政治素质不够高。黑龙江省委负责同志到下面看了看,有些党委书记讲生产一大套,讲政治工作、党员教育,就讲不清楚了,他说这些同志是“真厂长,假书记”。我认为批评得有道理。当然,厂长也要做思想政治工作。“真厂长”不做思想政治工作,那也不行。看来,在什么叫专业化的问题上,人们还有些糊涂观念。本来,提倡专业化,就是要干部变成内行,搞管理的有管理内行,搞农艺的有农艺内行,搞教学的有教学内行,搞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思想政治工作的内行。党委书记,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如果不懂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不熟悉党史,不懂得党的基本知识,不会同群众谈话,不会讲党课,不会做思想政治工作,就不叫专业化。这一点,今后要在考核条例上作出规定。要逐步形成一种观念:思想政治工作,党员教育工作,这是一门科学,是一门治党、治国的科学,在这个岗位上的几百万干部要努力钻研这个专业,造就大批思想政治工作专家,去完成新时期赋予我们的任务。执行新党章的关键在于干部,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含义,即干部要带头遵守新党章,履行新党章。这是一种无声的教育。长期以来,我们一些同志中有一种错误观念,好象一讲思想政治工作,就是怎样教育群众,很少讲领导干部首先要受教育。这一点,耀邦同志在《关于思想政治工作的问题》中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们一定要把这种不正确的观念改正过来。东北有个孙吴县,转变党风的事喊了多少年,始终不见效果。后来,是群众的批评,使县委的同志醒悟过来。群众说:你们口头上讲要转变党风,但你们是“喊得凶,抓得松,干叫号,不走道”。根据群众的批评,县委首先整顿自己,把几年来县委领导在动用公款请客、侵占公物、家属的农业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等方面的不正之风,一项一项地加以清理和纠正,并把这些情况在全县公布。领导把自己的不正之风和改正的情况毫无隐瞒地告诉群众,请求下级和人民群众监督,这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胸怀,也是最好的教育方法。他们这样做,事实上是在对自己的下级和人民群众“叫号”:我改正了,你们怎么办?不过,这种“叫号”不再是群众批评的那种没有行动的“干叫号”了。这个办法灵得很。现在,孙吴县在党风、民风方面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

  一些对思想政治工作有研究的同志,讲过这样一个观点:能教育人的道理,一半是讲出来的,一半是做出来的。我认为,这是对的,是同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者首先受教育的道理相一致的。教育人的人,讲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在讲台上是你讲人家,下了讲台是人家指着脊梁讲你,你还有什么教育人家的发言权?这里我还要说一下,执行党章的关键在于干部,不只是指做思想政治工作的干部,而是指所有的干部,特别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今年七月,在上海市委组织部召开的优秀党员座谈会上,著名沪剧演员丁是蛾同志讲了一段很感人的话。她说:“首先应该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党员,而不应当首先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文化人”,才能克服那种特殊、自大的倾向。这里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们从事理论工作、教育工作、科技工作、文艺工作的共产党员,担任领导职务的共产党员,是首先把自己看成一个共产党员,还是首先把自己看成专家、名人、首长,确实是很值得我们一些同志去认真想一想的。在这次全党进行新党章教育的活动中,要提醒那些不遵守党章、无视党的纪律的同志,“合格党员”的尺度,对任何党员只有一个,党欢迎党员有了错误勇于改正,但不允许坚持不执行党章的特殊党员留在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组织中。

  〔注〕一大通过的是《中国共产党纲领》,其余均为党章。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八二年第二十四期)

  《人民日报》(1982.12.18 第1版)





上一篇:中国共产党党章的历史演进与时代创新
下一篇:党章的历史沿革与时代特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