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章的历史沿革与时代特征

时间:2017-12-25 13:52 来源:网络整理

党章是党的总章程,集中体现了党的性质和宗旨、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党的重要主张,规定了党的重要制度和体制机制,是全党必须共同遵守的根本行为规范。九十多年来,我们党总是认真总结革命建设改革的成功经验,及时把党的实践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的重要成果体现到党章中,从而使党章在推进党的事业、加强党的建设中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联系党所处的时代特征,分析把握建党以来党章的历史沿革脉络,对于今天自觉学习党章、遵守党章、贯彻党章、维护党章,具有重要意义。

一、民主革命时期,是党从诞生、成长到成熟的时期。党章的发展完善伴随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日渐深入而不断成熟完善

诞生于民族危难之时、国家衰落之际的中国共产党,为肩负起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历史重任,在1921年7月党的一大上就制定了党的第一个纲领,向世人旗帜鲜明地昭示了党的名称、任务和奋斗目标,纲领虽然不是党章但起到了党章的作用。1922年7月党的二大讨论并通过了第一个正式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一次提出了明确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区分并制定了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随后党的三大、四大和五大对党章进行了程度不同的修改,分别通过了三个修正章程。三次修改尤以党的五大修改程度最大,主要是在党的组织系统方面做出了更加详细的要求,规定了“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这次修改为后来的党章奠定了基本规范和结构框架,同时这也是党的历史上唯一不是由党的代表大会而由中央政治局制定的党章。1928年6月党在莫斯科召开的六大制定并通过了新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突出特点是第一次明确规定了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毫无疑问,这一时期的党的建设是围绕着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这一政治任务开展的,党章的发展完善也是围绕这一政治任务进行的。但这一时期,由于党正处于幼年,马克思主义理论准备明显不足,党一成立又立即投身革命第一线,艰难的战争环境使党来不及总结经验教训,这些因素使得党章带有明显的历史局限性,比如一大纲领没能把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区别和联系起来,二大党章没能把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区分开,等等;同时,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前,党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在受其正确帮助的同时,也对中国革命产生了负面影响,特别是六大党章把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强调到了过分的不适当的程度,党章的许多规定脱离了中国革命和党的建设实际。历史经验证明,在党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要性认识不够深入的情况下,党不可能制定出一部完备的党章,指导党的建设的加强和党的事业的发展。

1945年4月党的七大召开时,中国革命正处于历史发展的大转折时期。党开辟了中国革命的独特道路,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成果毛泽东思想,找到了以“思想建党”为主要特征的毛泽东建党路线,党已成为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巩固的并有了自己杰出领袖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延安整风后党内思想达到了高度统一,国内抗日战争处在胜利前夜。总结建党以来历史经验、集全党智慧之大成的七大党章是党独立自主制定的第一部党章、也是民主革命时期最完备的一部党章。其最大贡献是把毛泽东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使全党有了在思想上工作上取得一致的牢固的理论基础。七大的召开和七大党章的制定,统一了全党思想、明确了任务目标,对指导全党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和由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发挥了重要保障作用。

二、社会主义建设初期,执政党的新地位和经济建设的新任务对党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党章的发展完善也步入了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新时期

革命战争不同于经济建设,夺权不同于执政。党的地位的变化、任务的不同必然要求党章对党的组织机构、领导方式、党员要求等方面做出新的规定。1956年召开的八大全面总结了党执政7年来的经验,提出了执政党建设的一些重大理论。适应党的执政地位的变化,八大党章提出了党的一切工作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要,确立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和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把党的群众路线作为党的根本工作路线,提出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同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生活的官僚主义现象进行斗争;对党员特别是党的干部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增加了党员“严格地遵守党章和国家法律”的义务,健全了各级监察机关,强化了监督检查党员遵守党的章程、党的纪律等情况的职责;对坚持民主集中制的条件由七大时的四条增加到了六条,强调要严格遵守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原则,反对个人崇拜,把维护党的团结、巩固党的统一、正确进行党内斗争的方针列入了党章。同时,八大党章还对党的代表大会常任制做出了规定。实践证明,尽管由于党对执政党建设规律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还不全面、不深刻,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性、艰巨性,对执政党建设的复杂性以及党章可能遭到破坏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一些正确的规定不够具体、缺乏有力的机制保障,八大党章未能得到很好地贯彻执行,但它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执政党建设规律的探索是开创性的、建设性的,为今后的深入探索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上一篇:用新党章教育党员为整党做好思想准备
下一篇:中纪委副书记张军在线解读两项法规热点话题
相关文章